松井里脊

国家一级烧烤运动员

【毕侃】红线

宗伝唐茶:

 


 


月老不经你同意就给你牵了根红线,不管是发生在都市小说里还是神话小说里都很惨。


而黑黢黢的小月老说:“我只是手抖了一下,你那根红线就不见了……”


 


毕雯珺端来一杯牛奶重重拍到所谓的小月老面前:“别开玩笑了,我看过AA欢乐营。”


小月老震惊了:“你知道我是谁?”


“我当然知道,”毕雯珺鄙夷地瞥了他一眼,“虽然是老剧了但我记性很好,你是穆佳乐。”


 


大概是生日介于天蝎座和射手座之间让他同时受到天蝎缜密和射手心大的影响,房间里凭空出现一个黝黑小男孩的设定毕雯珺接受得非常快,纠结的点不是对方怎么出现是不是外星人该不该报警,反而计较对方到底是不是月老有没有红线名承不承认自己是穆佳乐。被他认定是穆佳乐的小男孩表情有点无奈,喝一口牛奶润润喉咙耐心解释:“我其实不叫穆佳乐,AA欢乐营是……”


越听越像胡说八道,毕雯珺不耐烦了:“够了你就是穆佳乐!”


小男孩愣了一下叹口气,故作成熟地妥协:“好吧好吧我不该破坏你的梦想,既然这么执着,穆佳乐就穆佳乐。”


第一个争议点就此解决,双方小心进入第二个争议点的磋商:“所以红线也是胡说的吧,你到底来干啥?”


“真的有红线!”穆佳乐黑黑的小脸憋得发红。毕雯珺还想说什么,比如你们AA夏令营讲究科学你怎么能这么迷信,比如月老红线这种东西你敢说给你们俞教授听吗。还没开口就被愤然扑过来的穆佳乐一把捂住嘴,愿意不愿意都不得不听了一串机关枪语速信息量极大的解释。


 


穆佳乐呢,确实是AA夏令营里那个小机灵鬼穆佳乐。


但月老红线之类,也确实是真的。


生活节奏越来越快,社会氛围越来越浮躁。不再有依靠书信维持数十年的情谊,不再有一往情深至死不渝的爱慕,到处都是闪婚闪离,人们越来越不愿意付出成本认真爱上什么。


俞教授虽然是个讲究理性的科学家,却也为这种变化感到痛心。用他的话来感慨就是:不管科学家还是文学家,最重要的始终是爱啊。


出于社会责任感,俞教授发起了名为“月老计划”的研究,开办AA夏令营时研究已经进入尾声。在俞教授的房间里就放着一批未经测试的样品,暂时定名为“红线”。


“意思就是传说里的那个红线。”俞教授和孩子们闲聊时笑着提起一句,“被红线连接的人,可以成为一对天长地久的有情人。”


 


毕雯珺听得脸都黑了:“你是说你给我连了一个不知道是谁的人让我们天长地久。”


穆佳乐大力摇手:“不是不是!红线没有那么夸张啦!”


 


只是“可以”。


科学再发达也难以直接操控人心,只能提供一层保障。红线与其说是强制两人相爱,不如说是记录两个人的幸福感受并延长这种感受:被红线连接的两个人在相爱时会滋养得红线益发结实坚韧,当二人感情淡去不足以滋养红线时会得到来自红线的缓慢反哺。等红线的储备消耗殆尽、两人还不能自主修复感情再次滋养红线,红线会彻底断裂,双方与凡俗情侣再没有区别。


“所以只是个延迟分手。”毕雯珺接受了这个设定,小松了口气拎着衣服抬起手臂低头左看右看,“那我的红线在哪儿呢?”


“红线一连上就隐形了,只有被连上的两个人相爱才能看见……”穆佳乐心虚地小声解释。


毕雯珺又火大了:“你到底为什么要给我连红线啊!”


穆佳乐缩缩脖子:“因为你都不谈恋爱。”


“我才高中谈什……”


“小学生都在谈恋爱!”穆佳乐理直气壮,“你已经很落伍了!”见毕雯珺一脸气绝,又讨好地凑过来晃晃高大男生的手,“而且你叫毕文什么?我看到你房门上的牌子了。”


“……毕雯珺。”


“反正你姓毕!”穆佳乐一脸盲目乐观,“我朋友说我越来越像老毕了!虽然是毕加索不是毕雯珺,反正你很亲切。”


 


亲切就被连红线真是倒了八辈子霉吧。


毕雯珺翻个白眼出去关了门冷静冷静。


 


被独自留在房间里的“穆佳乐”塌下肩膀,抱紧自己缩在椅子里。


穆佳乐的剧情设定是12岁,但现在的小孩子营养太好,真正的12岁小孩基本上都是半个大人模样,所以找了其实只有九岁的他来演。机灵而富有好奇心、自制力差、特长是速度超快,完全就是他自己,演起来并没有什么压力,他满以为这是一次轻松的演戏经历,谁知会发生意外。


他就不该好奇。


可是剧组为什么会有真的红线呢?


他当那和其它花花绿绿的科幻道具没有区别,就只是一个漂亮的荧光管而已,可以掰成几个圈套在身上假扮奥特曼。哪知道才握住一根所谓的红线就天旋地转,意识回归就看到高大的男生正在和其他几个也很高的男生拿着溜溜球比划着聊天。


反正都比他高,一个都不像小学生。


他们好像看不见他,可他一步都不敢动。


然后高大的男生的视线突然落在他身上,眉头皱一下又松开,若无其事地转开视线。可对视那个瞬间他被吓得手一抖,已经忘记了它的存在的红线就那么轻飘飘地落在男生的身上,消失了。


 


他只有九岁,可能不懂很多东西,连不小心坑了的男生的名字都不会念,但他不是笨蛋。


拿到红线的时候还在拍摄期,AA欢乐营都没拍完自然不会播出,这个人怎么会知道穆佳乐?房间里的电视电脑他能认出来是什么,但造型看上去都说不出哪里感觉怪怪的。仔细想想,或许这些就是所谓的“时髦”吧。


领先于他所在时代的“时髦”。


……他到底来到了个什么样的世界啊。


 


抱着自己缩在椅子里睡着,睁眼却是在床上醒来的。拍摄背景是夏天,他穿着短袖短裤在这里睡一晚倒也没有哪里不舒服,跳下床转着圈找鞋子时门开了,毕雯珺提着早餐进来面无表情地把那双儿童鞋踢到他面前:“快点穿好,吃饭。”


16岁的毕雯珺在学校是风云人物,被学妹学弟们尖叫着一口一个社长的喊,本质不过是个未成年的高中生,遇到突发事件还是会混乱。前一晚吹风冷静下来,总结几点:不能让别人知道穆佳乐的存在;尽快把红线的问题解决;万一穆佳乐不能回到六年前的那部儿童电视剧里去……他也不能撒手不管。


所以看着睡懒觉错过酒店早餐时间的穆佳乐大口吃早餐时毕雯珺慢慢说明情况:现在他是和社团的朋友们来外地参加溜溜球比赛,比赛最重要,其他事情往后放;由于穆佳乐给他造成这么大麻烦,问题解决前必须待在他旁边不能乱跑;有外人在的时候,安安静静待着,不可以做出会吸引人注意的举动,也不可以跟他说话;比赛结束之后,抓紧时间解决红线。


一大串不平等条约砸下来,偏偏又都不好反对的样子,穆佳乐咬着包子脸颊鼓囊囊,有点委屈地点点头。


 


结果刚出门一会儿穆佳乐就违规了。


小男孩大概头一次看到动画片里的招式出现在现实生活中,站在台下又蹦又跳花式惊呼,如果能被镜头拍摄到一定可以竞争全场reaction之王。偏偏这种有些突兀有些闹腾的欢呼只有自己一个人能听到,毕雯珺被吵得太阳穴突突跳,咳嗽几声都无法起到警示作用,索性一巴掌捂住穆佳乐的嘴巴牢牢按住,还被不轻不重地咬了两口。回过神的穆佳乐终于老实了,被捂着嘴一动不敢动,只有亮亮的眼睛露在外面滴溜溜地转,生鲜活快,看得人有点心软。


轮到毕雯珺上台时没一会儿不出意料又听到了吵吵闹闹的欢呼声,没人管着的小男孩更加撒欢地摇旗呐喊,又蹦又跳声嘶力竭。毕雯珺全神贯注盯着溜溜球,外界声音被他强行隔在一层火力少年王的结界之外,闷闷的嗡嗡声倒也没有怎么影响他。


就只是在小男孩呐喊出“我也想学这个!我要称霸我们小学!”时无意识地带上一丝若有若无的微笑。


 


领了奖出来没有在门口看到穆佳乐,哪怕明知道除了自己没人能看见他不会有人拐卖他,毕雯珺的心脏还是高高提起来。在其他人讶异的视线中左右顾盼寻找,终于看到快餐店前小小的黑影,大步走过去正听到小男孩对着麦叔叔碎碎念:“老麦啊老麦,你请我吃顿饭成不?你怎么这么小气呀,你赚了大钱也不想着请我吃顿饭,你听,我肚子都在咕咕叫了你还笑。”


怎么跟个戏精似的这么能演。


焦躁带来的火气消退了一点,毕雯珺回头招呼一声跟上来的朋友们:“中午就这儿解决吧,之后休息还是逛逛各自安排行吗?”


无人反对,毕雯珺故意目不斜视地走进快餐店点了一大堆食物,坐下不一会儿小男孩可怜巴巴地凑过来使劲儿用谴责眼神瞪他。毕雯珺只当看不见,但偶尔穆佳乐悄悄伸手想拿薯条时会被他快准狠地转过吸管敲手。可能听了翻来覆去八百遍的大坏蛋小气鬼后毕雯珺擦擦嘴又去点餐台前点了一堆食物,眼看穆佳乐眼睛都要绿了的时候轻飘飘一句打包,穆佳乐灵光乍现闭了嘴牵着毕雯珺衣角亦步亦趋地跟着。


快回酒店了毕雯珺不冷不热仿佛自言自语一般开口:“谁是大坏蛋?”


“是我是我。”小男孩特别能屈能伸。


“谁是小气鬼?”


“我我我。”


穆佳乐蹦跳着要去抢毕雯珺抱的纸袋被轻松躲开,打开房间门毕雯珺敲了一下小男孩的脑袋才大发慈悲放下纸袋。养这么个别人看不见的小男孩好像也并不辛苦,小男孩本身还挺有意思,毕雯珺心情不错,不过该解决的还是要解决:“所以连上的红线怎么办?总会有连错的时候吧,你们俞教授研究它出来总不至于一点后路都不给连上就得相爱?”


穆佳乐一边艰难地吞下嘴里的汉堡一边绞尽脑汁回想俞教授的只言片语:“……好像是,红线会连在手上,不想要红线的时候,就紧紧握住另一个人的手,认认真真说再见。”


“……什么鬼。你什么时候手抖的?”


穆佳乐有点胆怯地往后挪了挪凳子:“就你看见我的时候……我被吓到了就手抖了。”


“就是说你把红线连给了我和当时在房间里的其他人?”


穆佳乐看着面色不善的毕雯珺又往后躲了躲,点点头。


“所以我要和每个朋友紧紧握手神经似的说再见吗?”毕雯珺咬牙切齿,“有事儿吗你?”


见势不妙穆佳乐拔腿往外跑,然而他忘了自己再是AA夏令营的速度之星也抵不过身高腿长的绝对优势,被毕雯珺三步两步追上捏着脖子扔回座位:“跑什么跑,把饭吃完!”


他吃一口看一眼毕雯珺,好像不会再怕了。


唉,明明是个好人,干嘛那么凶。


 


之后一小段时日堪称鸡飞狗跳,穆佳乐躲在毕雯珺身边愧疚得很,一次一次见证了毕雯珺开创新思路和朋友握手说再见,然而不管怎么开创新思路都免不了被朋友惊恐注目。握一圈手仿佛扒掉了一层皮,毕雯珺心累地回到家瘫在床上,拍拍旁边的床垫:“这样应该没什么了吧?”


穆佳乐也没见过红线实际断掉的样子,不太有底气地胡乱点着头爬上床躺在毕雯珺旁边。毕雯珺没看他自然也没注意到他的心虚,随手揉了两把穆佳乐的脑袋:“那你呢,你怎么办?”


问题问得有点让九岁男孩听得吃力,不过问话人适时支起上半身侧头看他,目光平和温柔,很有理想哥哥的样子:“我该做什么才能帮你回去?”


穆佳乐怔怔地望着他,在眼圈明显泛红之后突然扭开头。


 


毕雯珺是有弟弟的。


所谓弟弟,在毕雯珺的概念中就是那种淘气惹事最后要自己收拾残局的存在。可能是经历太多已经没脾气的缘故,被凭空出现的穆佳乐搞了这么多麻烦他也没有真的跟一个这么小的男孩生气,毕竟人家比自己弟弟还要小不少,是更小的弟弟。


当然这个弟弟有点奇怪,毕竟六年前就在电视上见过了十二岁的穆佳乐,那时的十二岁可比他大。如今眼前这个穆佳乐依然是电视剧里的十二岁机灵鬼,却已经比他小很多了。


大概这就是奇幻人生的奇幻之处吧。


然而穆佳乐其实很乖,除了红线这一档子大麻烦之外并没有再给他找什么事,让跟着他走就跟着他走,让留在家就乖乖留在家,和电视里的捣蛋鬼印象很不一样。


他一度以为自己记忆模糊,其实穆佳乐不是那么折腾的人设。后来有一天晚上蜷成虾子卷的穆佳乐抱着他的腰哭得他睡衣胸口一片潮湿,他醒来正听到小男孩翻来覆去喊妈妈姐姐,突然就意识到自己还是太自大了。


自大地认为这就是个电视剧角色穿越到现实生活,自大地以为看过的剧情就是这个小孩子的所有人生,自以为把小男孩带在身边管吃管住就是好好养他了,根本没想过电视剧人物也会有家庭家人,来到陌生的环境会害怕。


08年的穆佳乐来到2014年的真实世界,一切都飞快地变得陌生,这样的变化速度不是一个十二岁的小孩子能追上的。并不是穆佳乐天生就会看眼色会乖巧——其实被宠大的孩子就不应该学会看眼色。


他在害怕。


毕雯珺只能把他揽进怀里尝试掰展他的身体,一下一下拍着背安抚。


 


而梦中哭得打嗝的小孩子醒着时一滴眼泪都不肯掉。


毕雯珺暗自叹息,认认真真又问了一次:“我该怎么做才能帮你回去?”


“不知道,我不知道。”穆佳乐有些慌张地钻进被窝。


 


他真的不知道怎么才能回去。


甚至也不知道到底想不想离开。


当然,他很想家,想家人和小伙伴,想回到熟悉的环境。


但“想回去”和“想离开”,好像又在哪里出现了差异。


他学习不错,但这种差异对小学生来说还是太难了。他只能钻进被子,熟练但也有点慌张地抱住毕雯珺的腰埋首在对方胸前,感受着毕雯珺的手一下一下抚过自己的背。


 


他睡着就不太容易醒,不是很清楚在自己发觉之前类似的事情已经发生多少次。但有那么一天实在哭狠了悲怆到呼吸困难不得不挣扎醒来时,毕雯珺就是这样抱着他轻轻拍他的后背。马上他就知道这不是第一次,因为毕雯珺并没有醒,就只是自然熟练地好像重复了千百遍一样在睡梦中安抚他。


那么,想回家和不想离开毕雯珺,两者到底要如何兼得呢?


现在毕雯珺想帮他离开。


虽然是帮他……


大概毕雯珺就是个这样的好人,不管谁突然出现给他惹来麻烦都能得到他毫无芥蒂的关心帮忙。


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被摇醒的第一个瞬间他左手揉眼睛右手手指蜷起来挠了挠掌心,不知道为什么有点痒痒的。两只手都被毕雯珺握住,当然他已经被毕雯珺训过太多次不准揉眼睛,但这一次毕雯珺开口说的却不是左手:


“你看看你右手怎么回事。”


 


他依言低头摊开右手。


细细的红线自右手掌心蔓出,闪着细碎的光芒延伸到毕雯珺的右手,没入攥着的掌心。


 


“是故意的吗?”


“不是!”他有点慌张地抬起头,对上毕雯珺微微笑着的眼睛:“逗你的。”


“那么握手吧。”


 


是因为这个才不能回去吗?


那么握了手就能成功回去了吧。


毕雯珺没有再说什么,动作果断地拉过那只躲闪的右手握住,一字一句道别:


“再见。”


 


 


毕雯珺从不后悔和穆佳乐说再见,毕竟不是一个世界不在一条时间线各有各的生活。至于突然能看到的红线他也想过那应该是误会,一个小孩子无依无靠来到陌生的未来世界、所有人都看不见他,那么对唯一能看见自己的人产生好感和依赖也是正常的。


当然,他也想过会不会有另一种可能。


 


李希侃这个名字在穆佳乐之后就只出现在了小西北旁边,其人似乎并没有专攻影视的意愿,留心搜索一番毕雯珺才确信不是自己太孤陋寡闻,而是那个演员真的销声匿迹。确信之后觉出自己的好笑:这是对人家演员怀抱着什么奇怪的期待吗?看看资料比自己只小几个月,也是忙于高中学业的时候,这么多年或许早就下定决心回归平凡生活,不会也不该为一个小时候演的角色负责。


考上沈音的第一年冬天连续下了几天雪,毕雯珺全副武装得只露眼睛行走在校园中,忽然被人叫住塞了张名片。他也追过星,乐华娱乐的名字并不是没有听过,捏着名片时第一时间却是久违地想起李希侃这个名字。中国练习生会得到韩圈粉丝额外的关注,上一次看到李希侃的消息还是前段时间的一个搬运贴更新,cube公开了新的练习生,遮着半张脸很有型的样子,还引起了一小股热议。


熟悉又陌生的眉眼,看上去长开了很多也白净了很多。这话很难找到人去说,毕竟相差不到半岁的人用这种看着对方长大的口吻说话总有哪里怪怪的。被议论的本人听到应该也会觉得怪怪的,谁会想到生活里有那么多时空穿越的故事发生呢?08年的穆佳乐不等于08年的李希侃,08年的李希侃也不见得就能等于这个时间线上16年的李希侃。


但李希侃原来是想走这条路啊——的明悟出现后,有淡淡的满足感温暖内心,像是了解了多年不见的老友的近况。


 


而李希侃的照片从方块树上消失再到出现在麦锐的网站上好像只是一瞬间的事,哪怕是方块练习生粉也没有对此做出太多评价。人在首尔的毕雯珺莫名焦灼:本以为呼吸相同空气的时限取决于自己还要在韩国练习多久,却没想到先一步离开的人是对方。


一定发生了什么。


但仿佛熟悉本质却又纯然陌生,他不能说什么做什么,只能想象着对方离开时的表情,有些离奇地共感着淡漠的悲伤。


 


初到大厂影视基地时一下车就看到麦锐的车停在前方,再往前望就能看到拖着行李箱往前走的几个男孩。掌心微微发痒,毕雯珺心中忽然尘埃落定,脚步轻捷地跟上去拍了一下其中一个后背:“李希侃。”


其他人自顾往前走,听到声音的李希侃本能地缩了缩脖子转过头脱口而出:“我是穆佳乐……我不是穆佳乐。”


目光犹疑又伤感。


 


“我喊的是李希侃。”


 “……嗯。”


 


你也想过很多,想过九岁时遇见的毕雯珺和十九岁再遇到的毕雯珺,年龄相仿,可能是不同世界的不同人物是不是?


没关系。


 


毕雯珺对李希侃伸出双手。


有手腕粗细的红线自右手掌心蔓延而出,闪着细碎的光芒没入李希侃的掌心。


那是一次郑重告别也不会斩断的思念。


 


回归各自的正确秩序,重新开始。


这一次伸出双手,不握手,只拥抱。


 


 


FIN

评论

热度(1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