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井里脊

国家一级烧烤运动员

【毕侃】后来的我们

*看完《后来的我们》有感而发
*建议配上刘若英的《后来》



离开大厂已经快一个月了,我们没有再见面也快一个月了。

我说的见面不是打着与别人视频的旗帜偷偷看他一眼,也不是刷微博时偷偷点进他应援站里看最新的饭拍,而是他这个人活生生地站在我面前,我能听到到他心跳和呼吸,我能感受到他身上传来的热气。

我太想他了。

我和他的相遇其实很早,像是灵魂在上个世纪碰撞以后,轮回到这个肉身还依旧有印记,我应该很早很早就爱上他了,或许吧。

一百个少年有一百种性格,有上千种喜好与习惯,而我偏偏中意他一个。


搬两个行李箱对我而言并不算什么重活,但是在这个两个男人并排都需要侧身走的楼梯里,一个箱子和一个自己都很难容下。

他是那个在楼道里突如其来的意外,最初在我的印象里,他是一个很糟糕的人,可能是因为他把我第二个箱子给撞翻了。

厂外是一种天,凛冽寒风叫嚣着拍打在脆弱的树枝上,我的身上还有寒冷的气息,厂内是另一种天,暖气开足了等待我们的风尘仆仆。

他穿着私服,我已经记不起他的外套是黑色或是其他五颜六色,只记得他撞在我箱子上时吃痛的表情,然后忍着痛帮我把箱子扶起来,匆匆说了声抱歉便离开。


近期有画报安排,我暂且住在公司安排的酒店里等待拍摄通知,昨天与黄新淳视频时,还看见旁边低头看手机的他,无论我们声音外放得有多响,他从未抬头与我打声招呼。

房门被敲响,是酒店大堂的管理员,送来了一只黑色的箱子,外表和我带去厂的那只一模一样,我心知肚明送来的主人是谁。

我和他熟了以后,经常坐在不开灯的练习室里畅谈未来和梦想,我提及他撞到我箱子的事,箱子被撞的地方微微凹了进去,我嚷着让他赔我一个一模一样的箱子,他会笑眯眯地和我说想得美。

“我欠你的会还的。”

他最后还是很决绝,裹上厚重的衣物使我感觉与他的距离又倒退几分,我说的都是玩笑话罢了,我也知道我们的分离意味着后半生为平行线。

他说到做到,我现在发自内心讨厌他这点,我想与他的背地里的瓜葛被他硬生生斩断,这个箱子大概会是我们最后的结局。

“收到了?”

“嗯,一模一样的,谢谢。”

“我答应还给你的,没事。”

对着屏幕的客套寒暄是我们从前最抵触的,我们喜欢一起勾肩搭背去全时买饮料,或者成群结队去食堂打饭,又或者是把洗完的衣服挂在一起。

我喜欢每次找着不同理由拉他去全时,他喜欢喝柠檬茶,而我们宿舍垃圾桶里扔的最多的也是柠檬茶的塑料瓶。

喜欢一个人会去尝试所有他喜欢的东西,我不喜欢甜中带涩的饮料,喜欢甜腻腻的奶茶或者冒着气泡的汽水,而我说他是我生命里的意外,更多的原因是我每次想他时都会喝柠檬茶。


分离那天的夜晚,我们没有联系,微信的聊天时间停留在四月六日的下午。

你知道吗,从我得知命运背对着你离开的时候,我就在思念你了。

回到宿舍的时候,余明君买了一箱柠檬茶来迎接我回来,我有些哭笑不得,我不想在我最想他的时候看见他喜欢的东西。夜里抱着柠檬茶在床上边喝边哭,忍不住的鼻酸,甚至我都不敢哭出声。

“哭什么?”

“太苦了…”

“我喝一口……没有啊。”

“真的苦。”

他过得很好吧,微博没有互相关注,微信也没有再聊天,我在朋友圈里发的那些吃喝玩乐的图片就是为了给他看,离开厂离开你的日子实在是太好了,可他没有回应。

说是灵魂碰撞或许也不过是我的随口胡诌,他从来不会明显表达他的喜怒哀乐,他的眼神也看不出他的情绪,只有他搂着我的肩是我才能看出他的疲惫。

总决赛的夜晚,舞台上飘洒着漫天彩带,被队友簇拥着,我极力回头在乌泱泱的人里寻找栗色头发的他,我替他惋惜,无论有多大的梦想,在此刻也不过只能鼓掌祝福巅峰上的九人出道快乐。

我看到他眼眶打转的泪水,红了的鼻头,我和他之间隔着他的队友们,说白了更像一条银河上的两艘船在分叉路选择了互道前程似锦。

我在饭拍里能看到他被队友牵着领带时无奈的微笑,可站在舞台上的我被人海隔得与他相距越来越远,那一刻我知道我们结束了,也可能从来没有开始过。


“如果可以的话,我们去泰国玩吧。”他突然提议道,“我们去骑大象,排队看小猪赛跑,晚上买个椰子去酒吧看表演,去海边打沙滩排球……”

我与他对视许久,点头应了。不得不说,我看着他眼里的星星,我动心了,我想我以后的人生旅行里都有了他的身影。

后来我们的旅行只是各自公司不同的行程恰好来到泰国,我没有见到他,没有一起做我们说好的那些事情,只是隔着很远视频通话,我也只是在一个角落里看到了他瞥着我。


我们的第一次牵手是在情人节去全时的路上。隔着笨重宽大的羽绒服,我的手背贴着他的手背,意外的是他的手很寒冷,他靠近我,握住了我的手,越攥越紧。

“你干嘛!很疼!”我吃痛地叫起来。

“冷。”

“冷就抱抱。”

他拉过我的胳膊,给了我一个熊抱,下巴磕在他的肩膀上。我听到了他的怦怦心跳,在我下巴蹭到他脖颈的时候,心跳声愈来愈快。

我有些得逞地笑着,拍着他的腰说道:“再不走就要被发现了。”

我又想起我们最后一次牵手,所有人都在后台接受采访和合照,回到厂里度过最后一晚的时候,我来到他们宿舍,宿舍里只有他一个人。

我递给他一杯柠檬茶,他躺在床上无声地流泪。我坐在了地上,侧过身擦试着他的眼角、侧脸,在他的泪痣上停留了一会。

我牵着他垂在床边的手,一根一根手指掰着与我的手十指相扣,他把头别向墙壁,身体止不住地颤抖。

这场泪水只有我看到,也只有我理解。


“今天毕雯珺看了你们麦锐的直播采访,cue到他时他的表情都尴尬死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黄新淳跟我视频时提及四月末的采访,那次采访提及了和乐华的相识,我太过慌张地掩饰,但是我说我们偶尔联系是真的,没有电话没有消息,看到对方消息也许是他队友的朋友圈或者是王者账号上的在线显示。

“小黄人,我好想你啊。”我也好想你啊……

“你现在不是跟我视频呢吗?”

“我想见你本人啊。”

“我也想……我们总会相遇的。”

是啊,总会相遇的,会以什么方式呢?


我跟他见面了,早已步入夏天,他穿着白色帽衫,戴着墨镜和口罩,捂得严严实实地站在我面前,我一瞬间以为自己在做梦。

“你,你还好吗?”

“嗯。”

“我要出道了。”

“恭喜。”

“你也可以的。”

“会的。”

我突然想起我们之间的开始,没有鲜花烟火,没有浪漫告白,只是恰好那个时机让我们走到了一起。结束也是,从背对背牵手的那一刻,我们谁都知道这段一时兴起的故事被迫结束了。

“我们为什么会在一起。”我问道,心里渴求着他能给我一个能够说服我的答案,我愿意跟他走一辈子。

“三个月封闭生活里的一时兴起。”

“你爱过我吗?”

“爱。”

“祝你前程似锦,有缘再见。”


公司放了半天假,碰巧《后来的我们》上映了,陪我去看这部电影的罗正和余明君,在看电影之前他们让我去单曲循环刘若英的《后来》。

这首歌太熟悉了,可是每一次听都有不一样感觉,我喜欢深夜里插着耳机听它,闭上眼睛走马观花这三个月的厂里生活。

我和他三次站在同一个舞台上表演,每次表演我们都有肢体接触,我还记得排练时我搭在他肩膀上,他会偷偷地在我面前笑。

我和他的第一次亲密互动是在阿偶TV,正巧一起拍摄的时候被抓过去玩YOYO球,我知道他会玩,但不知道能玩这么好。那只YOYO球对他的意义特别大,我记得选管姐姐收无关物品时,他死活不肯把宝贝球扔进箱子里。

故事太长,一旦开始说起就无法摘除主观的想法,只会越陷越深,我爱他,故事一开始就点明了。

方小晓在雪地里说,如果他进了那班地铁,她就跟他一辈子。

林见清问,如果我们没有分开呢。

“没有如果。”

道理谁都懂,在别人的感情故事馆里走了一圈又一圈,我们不应该分开,但是这样却没有了我们。

幸福从来都不是故事,不幸才是。


这场电影我没有流泪,因为看懂了它在说什么就不会感到心痛。

我登上微博看到一段剪辑视频,是决赛的尾声,所有人都被模糊,只有我们两个是清晰的,在我看到他被队友簇拥后低下了头时,他仰着下巴四处寻找我,最后眼神落定在我的身上。

我想起了那一次见面——

“你爱过我吗?”

“爱。”

对不起,是我的愚钝错过了彼此,我也一直一直爱着你,但是错过会是最好的路,我们之间才能被称之为故事。

评论(17)

热度(235)

  1. 璇葎🐨94di松井里脊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