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井里脊

国家一级烧烤运动员

【毕侃】听说用狼人杀表白会成功

*一个偶然玩狼人杀开启的脑洞
*我相信我一定可以填完坑的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 ooc算我的





我叫黄新淳,一个直男。

偶然一次小众狼人杀中,我见证了一对互相暗恋的人牵手成功,对于这个双向箭头的产生,我就一个字来表达我的感情,呸。

“天黑请闭眼,狼人请睁眼。”对,没错,我就是上帝。

李希侃眯着眼睛扫视一圈,然后睁开眼睛大大方方观察闭着眼睛的玩家,他盯着身边的毕雯珺看了半晌,从抿着双唇到紧咬下唇。

“咳,狼人今晚要杀的人是?”我故作咳嗽,拉回了李希侃的神。

同是狼人的木子洋指向了毕雯珺,李希侃又是摆手又是摇头地拒绝木子洋的提议,他过分大的肢体语言太能表现他对木子洋的选择的不乐意了。

木子洋无奈,只得选择了李希侃另一边的罗正。

“狼人请闭眼,预言家请睁眼。”

李希侃乖乖地闭着眼睛低下了头,他身边的毕雯珺睁开眼睛,看着身边安静的小狐狸,他笑着指了指他。

眼神所带的笑意像是藏了许多年仍旧新鲜的欢喜,在无人窥探之时拿出来晒晒太阳,偷偷在他心悦的人眼睛炫耀着。

明明知道是双向暗恋未修成正果的我,看到两个人偷偷看对方的眼神,如此露骨,我就感觉脑瓜子疼。

我对着他做了一个狼人的手势,毕雯珺先是一愣,随即含着笑继续注视他身边的狐狸。

太刺眼了,我还只是一个单身的孩子。我有些咬牙切齿,说道:“预言家请闭眼,女巫请睁眼。”

“今晚是这号数死的,解药用吗?”女巫摇摇头,“毒药呢?”又是摇摇头。

“天亮了,罗正死了。”我看向罗正,“遗言长话短说,死了以后不能开麦。”

罗正周围环顾一圈,把视线放在李希侃身上,说道:“我怀疑是李希侃。”

“闭嘴吧你。”李希侃冲他做了个鬼脸,“我可是好人。”

“毕雯珺,你有啥说的。”

我心想,老毕既然第一个就查出来李希侃是狼人,那么估计第一轮就会跳身份爆李希侃的身份。

“我跳预言家。”毕雯珺说道。

我心里一喜,但令我千算万算没算到的就是他的下一句话。

“我昨晚查了李希侃,他是平民。”

李希侃都有些不禁睁大了眼睛,我倒吸一口凉气,不得不为这伟大的暗恋鼓掌,太感人了,这是我头一次见三好青年老毕睁眼说瞎话。

一轮的划水没有淘汰任何人,可我内心敲打键盘一万字来实名辱骂毕雯珺。

李希侃杀了女巫,女巫自救以后把毒药给了木子洋,场上狼人只剩下了李希侃一个。

“我昨晚查杀木子洋,他是狼。”毕雯珺说道。

李希侃微微转过头看向他的侧脸,他一时间不知这个预言家身份是真是假了,因为他的表情太严肃了。

“我觉得是毕雯珺和李希侃,一个太早跳预言家,一个被预言家查是平民,有猫腻吧。”一个质疑声冒了出来。

我也很无奈啊,刚刚听到有人说他们俩有猫腻的时候,一个忍不住红了耳廓,一个垂下了双眸。

这什么该死的双向暗恋,为什么还没有在一起,坐这么近都感受不到对方周身的粉红泡泡吗!令人发指!

“毕雯珺四票出局,游戏继续。”

“天黑请闭眼,狼人请睁眼,选择你要杀的人。”

李希侃睁开眼睛扫着场上仅活下来的其余四人,此时毕雯珺突然抓住了李希侃的食指,小心翼翼地勾勒着他指甲轮廓,指腹与他的掌心摩擦。

呵呵。

我死死瞪着出了圈的毕雯珺,他坐在李希侃的身后,从我的角度来看就像是贴在他背上一样。

李希侃指了指女巫,然后闭上了眼睛。

毕雯珺坐他身后很安静地帮他梳理翘起的头发,轻轻搓着他露在帽衫外白皙的脖颈。

“天亮了,女巫死了。”

女巫似乎还未反应过来自己被迫出局的事情。

“遗言,赶紧说。”我有些烦躁——我看到毕雯珺想要牵李希侃的手却又缩了回去,一种急躁的情绪泛滥了,我忍不住想冲到他们俩面前,然后摁着他们的头,逼迫他们亲吻。

“想不出啊。”

“点兵点将吧。”我不耐烦道。

游戏的结局就是平民被投出了局,狼人获胜。

李希侃得意洋洋地咧着嘴角笑,后脑勺翘起的头发随着脑袋的晃动也在乱舞,毕雯珺盯着那搓头发出了神。

“老毕是真的预言家。”李希侃晃着毕雯珺的身份牌,音调上扬,我听出了里面明显的嘚瑟。

“那你怎么还说李希侃不是狼的?”

“我没查李希侃啊,我猜的。”毕雯珺一脸正经地胡说八道。

我呸,你那张深情款款的脸真应该给你拍下来,打印个十万八千张到处帖。

“天黑请闭眼,狼人请睁眼。”

李希侃和毕雯珺同时睁眼,两人习惯性往对方的位置看,在眼神交错的那一刹那,我仿佛看到了丘比特降临,手持弓箭对着他们就是一顿唰唰唰。

几十秒的对视由李希侃先败下阵来,他红了整个耳朵,巴掌大的脸蛋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慢慢变红,毕雯珺上手捏了把小狐狸的脸。

“?”李希侃睁大眼睛。

毕雯珺俯身附上了李希侃的双唇,仅是紧贴着,轻微的呼吸声在一片沉默中显得格外突出,李希侃的睫毛刮到了毕雯珺的睫毛,两个人睁开眼对视。

操,你们狼人是准备杀上帝吗?

虽然我之前对他们俩偷偷摸摸不自知的双箭头感到恨铁不成钢,之前还放大话要摁着他们头逼他们接吻,现在想来,大概是我年轻不懂事的缘故吧。

没头脑和不高兴甜起来真要命!

“杀人啊你们倒是。”我没好气地催促道。

李希侃先退缩了,他指腹摩擦着嘴角,正欲点出第一晚的冤大头时,毕雯珺起身拉着李希侃。

“抱歉,我们去趟厕所。”毕雯珺撂下这句话便带着李希侃匆匆跑走。

所有人面面相觑,最怕空气突然尴尬,最怕狼人携手私奔。

“重新选吧。”

我叫黄新淳,我想喝口水再骂他们。

评论(31)

热度(1091)